咬文嚼字推动法制到法治

2019-11-29 02:59

  2004年4月4日,笔者到北京同仁医院就诊,无意中发现一楼门诊大厅里悬挂着一块“依法制国”的条幅。4月8日,笔者再次就诊时发现仍然悬挂着这块条幅后,写了一篇《依法制国:不止一个人这么写》的时评,发表在2004年4月14日《检察日报》上。文章认为,从语法上讲,“依法制国”是个没法理解的概念,因为在这里,“制”只能是动词,无论是作制定还是制造讲,后面都无法与作宾语的“国”字搭配。而正确的用法“依法治国”中的“治”作治理讲,接“国”字作宾语则不存在任何歧义。

  其实,这个写法不单单出现在同仁医院的这块条幅上。不信,您上网搜索一下,至少能找到上百条原汁原味的“依法制国”,包括《当代中国的法制新理念论依法制国方略》(文汇出版社)、《依法制国,树立法制的权威》(人民日报,2003年3月14日等类似用法。

  毫无疑问,出现这类笑话并非都是笔误,更多的大笔一挥是由于一些人分不清同为名词状态下的“法治”与“法制”,因此有必要进行一番咬文嚼字。

  简单地说,法制就是法律制度,在英文中写作legal system,也译作rule by law。而法治意味着法律的统治,在英文中写作rule of law。法学界认为“从法制到法治,是法学领域的从计划到市场”。“水‘治’优于刀‘制’”的逻辑起点在于:法制(国家)固然也强调法律完备、严格执法,但主要是“拿法律来统治”(即“以法治国”),法律被看做是统治的工具——统治者还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而法治(国家)更多地强调权利平等,法律高于一切,一切都是“由法律来统治”(即“依法治国”)。一字之差,却正好回答了“法律是王法还是约法”的问题。“在法制政府中国王便是法律,同样地在自由国家中,法律便是国王。”(潘恩)法治的真谛就在于:国王与政府应该站在上帝和法律之下,因为法律是人间的上帝。因此古代文明中,可以有法制和法制国家,但只有在近代文明以后,才会有法治和法治国家。所以,表面上的一字之差,在法学家眼里可谓相距十万八千里:法治蕴含着宪政、权利平等、法律信仰、公权适度等诸多理念,远非法制一词可以胜任。法制作为法律制度的简称,相对于法治是较低层次的,处于相对静止的状态,要解决的是有法可依的问题;而法治则包括立法、执法、守法、法律实施和法律监督全过程,是一个相互配合全面治理的系统工程,相对法制处于较高层次。这也是我们为什么非要把“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中的“法制”改为“法治”,并先后写进党的文件(1997年9月十五大报告)、宪法(1999年3月)和党章(2002年11月)中的深层原因之所在。

  但写进文件不等于植根骨髓。2004年12月8日至9日,各大媒体在报道全国政法工作会议时,采用的标题都是政法机关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创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和公正高效的法制环境》。夜班期间我们曾提出疑问:“法制环境”是不是改为“法治环境”?得到的答复是,审稿同志专门叮嘱不要改动。困惑的解开是2005年第5期《求是》杂志在发表领导同志的这篇文章时,把“法制环境”改成了“法治环境”,这显然是经过领导同意并字斟句酌的。一字勘正,意非寻常。一个困扰法律人多年的纷争终于尘埃落定。

  2008年5月4日,总理在中国政法大学这样解释法治精神:“一是宪法和法律的尊严高于一切;二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三是一切组织和机构都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四是立法要发扬,法律要在群众中宣传普及;五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最高对法治精神作出最完整的阐述,它所提振的不仅仅是全体法律人的士气,更重要的是整个中华民族尊崇法律的精气神儿。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