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愈演愈烈 各大军事强国的军队表现如何

2020-03-31 22:18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世界各地蔓延,作为国家“支柱”的各队也开始逐渐被动员起来,投入到抗击疫情的这场“世界大战”中。

  诸多军事强国的军队在疫情中,在做什么,会做什么,能做什么,成为当地民众关注的一个焦点,下面简述一下目前各个军事强国的武装力量所采取的应对疫情的措施,管中窥豹,借此一探各国最新抗疫状态。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日前表示,法队将持续投入支持因冠状病毒流行而陷入危机的公共服务领域。法国目前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1300人,而且疫情并没有朝好的方向发展的趋势,法国国内的卫生医疗和其他公共服务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眼下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一样,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不必要的活动,并关闭了学校和餐馆,以制止这种新型流行病的蔓延。

  马克龙在上周三说,已经启动了一项被命名为“复原力”的军事行动,这个军事行动将集中法国的军事力量用于“帮助和支持民众,以及帮助公共服务部门应对法国本土和海外的疫情”。

  马克龙补充说:“团结和勇气将使我们克服这一困难,现在的行动只是起步,我们会坚持下去。”他宣称法国正处于“战争中”。

  总统发表上述评论是在他视察了一支由陆军在米卢斯东部地区建立的军事野战医院之后,该医院早前已经开始救治新冠病毒的重症患者。

  马克龙视察的这座医院是位于法国东部城市米卢斯(Mulhouse)的临时野战医院,主要采用军队标准的帐篷结构,通常用来在战区帮助接治战场上的伤员。医院的建设始于两个星期之前,在米卢斯市内医院附近的停车场中搭建。主要用于接收需要呼吸器械帮助的严重冠状病毒病例。

  法国国防部长弗洛伦斯·帕利(Florence Parly)对议会说,这家野战医院最多可以容纳30名重症监护病人,现在已经接纳了第一名病人。对于法国政府来说,在和平时期,在法国境内建造通常用于战争的这种设施是史无前例的。

  米卢斯所在的法国东部上莱茵省(Haut-Rhin)地区是该国受到冠状病毒袭击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此前该市于2月举行了一次福音派教会聚会,许多人因此被感染。根据官方数据,法国东部有335人死于冠状病毒,占全国860人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法军参谋长周三也表示,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法国还将从伊拉克撤军,包括绝大部分正在培训伊拉克政府军的法军教官。目前法国大约有200名军事人员在伊拉克工作,大部分作为教官训练伊拉克军队,也有少量军官在巴格达的联军总部工作。

  法国政府发言人西贝斯·恩迪亚耶(Sibeth Ndiaye)说,政府将在未来几天宣布该国的锁定措施将持续多长时间。可以想见,法队在此之后会更加多的被投入到抗疫前线。

  英国国防部已经命令20,000名士兵随时准备参加在国内的部署,用以应对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健康危机。

  随着英国政府宣布进行全国封锁政策的公布,英队已于本周开展部署,以帮助地方上的卫生和健康部门抵抗冠状病毒的爆发。

  英国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截至3月23日,已经部署了250名人员协助民政部门作出反应。” “他们是目前准备的一个由2万名军人组成的部署计划的一部分,”这表明英国公众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数周里开始在街上看到越来越多的士兵。

  英国国防部还表示,空军和陆军的直升机部队已经全面动员起来,准备为民政当局提供航空支援,以作为应对新冠疫情的军事反应的一部分。

  英国国防部长本·华莱士说:“我们的武装部队的男女士兵们随时准备保护英国及其公民免受包括COVID-19新冠病毒在内的所有威胁。”他补充说:“军队部署的独特灵活性和奉献精神意味着我们能够在有需要的时候为整个社会提供帮助。”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早前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与病毒的斗争已经让整个英国处于“国家紧急状态”,他告诫公众他们“必须”留在家里以遏制该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在介绍新的隔离措施时说,这些措施将由警方提供支持。当然,现在看来,英军的介入也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国防部长华莱士星期二说:“自我向下,整个国防部和武装部队都要致力于使我国度过这一全球性大流行。他说:“我们将要进入被隔离的社区,因为这些社区在冠状病毒危机期间可能无法获得紧急医疗服务。”

  根据新措施,两个以上的人不能在公众场合见面,他们只能购物食品和药品等必需品,所有非必需品商店都将关闭。

  英国政府此前已经受到了来自各个方面的严厉批评,许多人认为英国政府之前推行的“群体免疫”策略是错误的。

  “群体免疫”政策旨在在公众中“放任”病毒的传播,并通过指望大多数人在患病后的自愈后,让整个社会获得对病毒的免疫力。

  但是,该病毒的快速传播迫使英国政府不得不跟随包括意大利和西班牙在内的多个欧洲国家一样的隔离措施,采取更严格的政策来防止病患与社会的接触,以阻止该病毒的传播。

  海军的医疗船终于到达了纽约,在搭载上补充的医疗人员以后,将会向当地民众提供医疗支持。然而因为医疗船的特性,其实它并不适合接收传染性疾病的患者。虽然在美军的医疗船上有可以用于隔离的“病区”,但是其整体面积不大,并不能接收很多携带新冠病毒的患者。同时,因为船只的封闭性,因为隔离不严而导致全船感染的危险相当的高,早前的数起邮规模传播案例已经证明了这点。

  相类似的,还有美军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疫情传播。根据最新的消息,船上已经出现了更多的感染船员。航母本身也已经被召回至港口,船上舰员将会接收100%的新冠病毒检测。可以预料的是,5000名船员中的感染者将会比此前估计的更多。

  五角大楼也已经发布命令,停止美方的海外活动,以应对疫情的发展。五角大楼负责人在星期三说,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已经向美方发出禁令,该命令将暂停美军在海外的部分活动,这个命令将会持续最多60天,在此期间,美军将要避免海外旅行和部署,以限制冠状病毒在整个军队中的传播。该措施是迄今为止美国国防部颁布的覆盖面最广的命令,将会影响美军在全球各地的部队。

  埃斯珀在接受采访时说,该命令适用于所有美军,文职人员和随军家属,但同时也指出,实际执行中会有一些例外。埃斯珀说:“我们的目的是确保我们不会将病毒带回家,不会传染给他人,也不会在军队中传播它。”

  日前,有美国高级官员对媒体宣布,特朗普总统已经于周五晚发布命令,允许五角大楼将一些退伍军人和预备役军人恢复现役,以增加参与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部队数量。

  特朗普星期五晚上说,这项决定将“使我们能够动员医疗,救灾和紧急反应人员,通过激活包括退休人员在内的数千名经验丰富的,帮助我们对抗病毒。”

  特朗普没有澄清是否有人会被非自愿的召回去执勤,但他说一些退休人员“已经提供了在这个非凡的时刻支持国家的行动。”特朗普在白宫讲话时说:“这真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很美丽。”

  陆军发言人伊曼纽尔·奥尔蒂斯·克鲁兹中校说,大约有15,000名退伍军人表示有兴趣重新返回部队,以帮助军方应对疫情。由于该问题的敏感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官表示,并不排除非自愿召回的可能性。这位官员说:“这要根据需求确定。”

  五角大楼首席发言人乔纳森·拉斯·霍夫曼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允许国防部长马克·T·埃斯珀(Mark T. Esper)命令召回非现役的人员进行战备。霍夫曼说,有关哪些人可能被征兆的决定仍在审查中。霍夫曼声明说:“通常,这些成员将是医疗相关的人员,他们的调动不会对平民社区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征召后备人员,陆军的托马斯·西曼兹中将这样说道:“当国家上次给您打电话时,您已经答应了一次,现在,这个电话可能会再来一次。”

  另外,陆军在上周六宣布,将再部署800名预备役人员参加对抗疫情的行动。这些部队将向社区提供医疗,计划,通讯,运输和后勤支持。这些部队将与陆军本周早些时候宣布将部署到全国多个地点的1100名现役军人以及至少12300名国民警卫队一道执行任务。

  随着新冠病例的继续增加,俄罗斯武装部队也在近日宣布了一些新的措施,以遏制致命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蔓延。俄罗斯的医务人员警告新冠疫情随时可能“爆炸性”蔓延。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已于3月25日至28日下令对部队人员和装备进行检查,以检验俄军应对大规模感染的能力。过去一周,俄罗斯的新冠病例数量增加了三倍,截至周五已超过1,000例。虽然相比于欧洲其他国家,俄罗斯目前的状况相对较好,但是没有人会对这个病毒掉以轻心。

  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说,军方计划在5月15日之前建造16个小型医疗中心,从加里宁格勒的西部地区到太平洋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堪察加港口。政府本周承诺投入88亿卢布(1.405亿美元)用于其建设。

  俄罗斯军方已建立了四支专业的部队,用于对抗新冠病毒的流行,这些部队的构成涵盖了医疗,工程师,宪兵,航空航天,防空,支援部队,以及核,生物和化学防护部队部队。这些部队总共有1,000名军人和200台先进设备。

  俄罗斯部队在七个地区进行了防疫演习。在俄罗斯的西部军区的演习中,宪兵使用无人机来排练隔离措施的监控,工程兵们进行了污水处理和土壤清除。类似的演习场景也在俄罗斯中央军区的四个训练场展开,这些训练场在演习中被指定为“感染区”。

  俄罗斯媒体上周报道,俄政府高层人士敦促国内的,安全人员,调查人员,检察官和应急人员避免出国旅行。从上周五开始,部队暂停了休假。另据报道,警方和FSB安全机构被告知可以暂时放弃对小型犯罪案件的侦办和对轻度犯罪人员的缉拿,而将主要精力投入到抗击疫情的工作中去。

  同一时间,媒体已经拍到了俄军内务部队在莫斯科街头巡逻的镜头。相信他们正在执行监督隔离的任务。

  另一方面,俄罗斯向意大利派出的防疫部队和装备正在陆续抵达意大利。熊出现在北约国家的领土内,也是这场疫情中颇为耐人寻味的一幕了。

  “保持社交距离,自我隔离”-联邦国防军的士兵已经对这些概念不再陌生。与许多其他“雇主”一样,德方已告知任何能够在家中使用笔记本电脑进行工作的人员必须这样做。

  同样,营房内外的训练现在不能像往常一样列队进行了,一般的队列行进或者跑步必须间隔开了两米以上的间隙。

  坦克操作训练比较特殊,通常情况下,乘员们必须在坦克内的狭窄空间内并肩操作,现在,这样的训练已经取消,代之以模拟器或者理论学习。

  国防军的所有这些新规范都是按照德国最著名的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指导方针来指定并执行的。

  这些措施也对德国在国外的军事行动产生了影响:驻扎在阿富汗的德军特遣队规模正在被临时裁减,并且取消了在当地的非必要行动。同时,所有在德国国内进行的海外行动准备工作也已取消,原计划部署海外的部队暂停出发。

  虽然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官方层面上,德国联邦国防军依旧坚持其所有北约义务仍在履行之中,并且德国的军事力量将始终保持战斗准备状态。

  根据德国国防部的资料,截至3月26日,已有160名联邦国防军的军官和士兵感染了这种病毒,其中只有两名需要住院治疗。大多数人只有轻微症状,正在家里进行疗养,另外700名士兵因为与被感染的士兵接触而被隔离。

  联邦国防军的医疗部门由大约20,000名士兵组成,他们现在正在行动,为军队的五家医院做好抗击疫情的准备,预期未来几周将会是疫情最为紧张的时段。

  目前德军的医院总共有105个带呼吸机的重症监护病床,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设备应该足够使用之需,但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些呼吸机显然还不能满足要求。因此,国防军的医疗单位正在致力于增加重症监护的床位数以及为其准备更多的急救设备。

  国防部医疗服务部门的一位发言人乐观地认为,如果危机升级,德国联邦国防军应该可以有力的支持平民。她告诉媒体:“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国防军将极尽所能。”

  作为这种支持的一部分,通常负责购买武器和设备的军方采购办公室现在已获得2.41亿欧元(2.61亿美元)的拨款,用于在全球市场上采买医疗防护装备,德军的卫生医疗单位将在属下的诊所和医生之间分配这些装备,并且将所有设备尽快的发往遍布德国的医疗点。

  最重要的是,德国联邦国防军已经开始向地方上提供食物,宿营设施和流动医院,并开始在军营中储备可以用于散发的物资。

  几周前,125名德国平民乘军机从中国武汉飞出,是联邦国防军积极参与应对疫情的第一个显著标识。这次行动的完成,多少提升了国防军的士气,也拉近了国防军和德国普通百姓的距离。

  联邦议院发言人还说,军方对6,000名预备役军人自愿报名参与应对这场危机感到“惊讶”。其中包括约240名医生,药剂师和护理人员。他们现已加入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战斗。

  德国教党议员,德国预备役军人协会负责人帕特里克·森斯堡(Patrick Sensburg)队此也感到惊讶,并借此机会呼吁更多的志愿者重新加入到为国民服务的行列里来。

  他告诉著名的《世界报》说:“我们在这场危机中发现了多么宝贵的团结精神和公众精神和宝贵的人力资源。” “公共服务意识和正面的价值观通过这些精神和这些从业人员被很好的体现出来。”

  新冠疫情眼下在德国依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德国联邦国防军此后究竟能否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还需要他们通过实际的表现来证明,目前看来,任重道远。

分享到:
收藏